Thursday, November 03, 2005

瘋狂週....

果然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,上週本來好整以暇,期待週一TA的課期中考完,在不用生作業解答也不用準備office hour的情況下,期待已久的音樂劇-悲慘世界,終於要在多倫多上演了,想著上完週五下午的課,就可以到北方過一個週末,就連走路時嘴角都流露的笑意,尤其週末多倫多天氣轉晴,友人Vivian也準備帶我去吃一些不同的美味,更甚之,可以見到我八年不見的家教學生,也就是Vivian的弟弟-Oliver。就當一切計畫妥當,總是有一環節出差錯,而出差錯的這環節還真是致命,週二跟教授meeting的結果,得到四個字--研究重做....

當天回家的感覺實在不好,更討厭不知情的親友表示關心,尤其還不長眼的問一句"為什麼會做錯?"當然,我永遠知道這出於好意,但是我要是一年前知道為什麼,我也不會做錯啦!為了加速研究的進展,在離開美國的週末前夕,幾乎天天跟老闆見面,他們樂觀的表示以過去的架構,應該兩週內可以完成,但是以過去數學證明的經驗法則,常常是他們說兩小時,我要花兩天,所以當一切乘以24時,就表示戴上方帽的日子又要拖一拖了,老爸老媽的下一次美國行可能要多加上一年,趁著沒有任何TA事情的閒暇,加緊趕工,就連前室友的defense都沒來得及參與,一切都在混亂之中,不過一場極讚的音樂饗宴還是不容錯過,即使心情再怎麼不佳,還是要整理情緒,往北國前進,不過似乎到了那裡,一切的不愉快,都煙消雲散了....

往加拿大的路上,一切都還順暢,不過在經過美加邊境時,還是得直呼倒楣,猶記暑假與父母同遊時,就遇到一個沒事找事做的加拿大海關,連車子是誰的都要問。這次經過時,已經是晚上八點,車流少的可憐,不用排對等著盤問不說,就連海關窗口都可以自己選,不過人倒楣時還是躲不過,當我看的海關拉下窗戶時,心中還是暗罵一聲,1/12的機會居然還是遇上了同一個海關,這次更有趣,除了車子的閒事他老兄依然要管外,這次還問我怎麼認識在多倫多的朋友的,真想跟他說是網路交友,順便給他網址呢!進了加拿大,像是脫韁野馬,離開美國政府管轄,只要不要像友人Ray先生一樣在那個地方都可以不同名義被開罰單外,加拿大真是一個駕駛天堂(後來聽Vivian說,加拿大警察正在罷工,除了911電話外,警察不上街值勤的),準時10點到達多倫多,一切的煩悶心情隨著看到高樓大廈及熱鬧街景而為之煙消雲散,除了期待隔天晚上的音樂劇外,就當是好好的休息兩天吧....

多倫多的夜生活依然迷人,晚上12點依然像個不夜城,中式的泡沫紅茶店依然擠進許多年輕人,讓我們近深夜還得在門外吹風等位子,不過難得能夠一嚐滷味跟珍珠奶茶,眼角還是泛著淚光,隔天的行程雖然彈性,但還是到多倫多市郊逛了一下,不能免俗的中式超市、越南餐館,富有異國情調的冰淇淋店及咖啡店座落在Markham及Kennedy一帶,是個週末下午出門給太陽曬曬的好去處,尤其天氣乍暖還寒,楓葉有的變色,有的早已散落,漫步在小鎮上,除了浪漫二字,實在說不出其他的形容詞。音樂劇前的晚餐在住家附近享用肋排及牛排,晚上的音樂劇更是整日的高潮,在Eaton Centre對面的古老劇院上演,在這兩個多小時裡,把我們從現代帶進19世紀的歐洲,看盡小人物的苟且偷生及大時代的悲歌,還有當愛情得不到歸宿之下的成全,盡是整齣劇最吸引人之處,伴隨著一首首滄桑的曲目,現在仍強烈的迴盪腦海....

要離開的當天心情就稍微差了點,因為覺得又要從好似夢幻的國度回到現實,不過早上的brunch仍讓人心情為之一振,嚐著龍蝦、螃蟹及可口的甜點,最後還有一杯免費贈送的香檳飲料,讓我一直到晚餐時分依然不覺飢餓,本來下午時分便要打道回美國,但是因為一直沒跟我可愛的家教學生見面聊天,索性留到晚餐後再行上路,席間盡是過去一些有趣的記憶,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們姊弟其實我都算是教過呢!大家相約下次美國再見,我也慢慢踏上歸途.....

回美國的這幾天滿是週末的回憶,無奈還是要回到現實,還好上天眷顧,meeting還是有一些令人興奮的成果,好笑的是兩個老闆在meeting一開始還輪番安慰我,說研究本來就是這樣,常有令人洩氣的結果,殊不知我還跑去多倫多看音樂劇休息了兩天,不過歷經兩年後再次感受音樂劇的震撼,而我,今天又買了兩張音樂劇的票,而下一次音樂饗宴將會是在芝加哥...

1 comment:

從史前開始唸PhD到現在還沒完但也不會是最久的JLo said...

不要洩氣呀,只要看看我唸了多久,你就會樂觀一點的.

想我當年剛來時, willowtree旁邊的那個養老院還是一片草地.撫今追昔,真是人事全非啊...

怎麼說著說著越來越像老兵,anyway, 按步就班地做,你很快就會畢業的. 加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