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March 03, 2005

首都之旅(六)--最終回

待在首都的最後一天,開始有點依依不捨起來了,每天規律的早餐,坐地鐵,徒步遊覽,再加上溫暖的陽光,即將在今天劃下句點,一切生活又將回到正常,回到Ann Arbor的制式生活,不過既然是最後一天,還是該找個好地方好好遊覽一番,並在回去之前找一家好餐廳吃一頓,才不枉此行囉!告別表姊大伯溫暖的家,和那一隻可愛的小狗雀西,表姊一樣把我送到地鐵站,今天一起同行的,是曾經在當兵時在成功嶺一起受訓,又在國防管理學院成為同寢室友的好友,現在在國父大學(GWU)唸書,而我們,從2000年離開國管院後,已經四年多沒見了!

在國父大學地鐵站相遇,果然他一點都沒有變,還是四年前的模樣,經過小金門的蛻變(當年他們20個陸軍,有11個在外島),我們見面時話題一開始還是圍繞在軍旅,順勢坐上metrobus,前往今天的目的地--Georgetown。聽表姐說,Georgetown有點像是台北的天母,樸實的小鎮街道上堆滿了高級名品店,旁邊還有一所昂貴的貴族學校Georgetown University,感覺周遭的房舍都是不便宜的呢,我們在Wisconsin Avenue上下車,先前往學校參觀,這裡似乎是宋楚瑜的母校,果然每一棟建築都蠻有特色,來來往往的學生穿著打扮也有些不同,不過實在因為今天風太大,加上氣溫不高,走在校園寒風刺骨,甚是難受,只匆匆照幾張像後,就趕緊離開了。沿著Wisconsin Avenue往南走,一家家精品商店排列在街道兩側,但是仍是看的到買不起的商店,因為實在太冷,我們馬上縮近一家餐廳享用中餐,很沒志氣的,我還是選擇密西根人去 Birchrun的最愛--UNO,因為只有兩個人,但又不想放棄好吃的厚片pizza,我們還是點了一份regular size的Numero UNO吃到撐,再配上前菜Chicago Sampler,足夠我飽到星期日了,席間我倆的話題,從留學生活還是漸漸轉到軍旅生涯(沒辦法,從軍旅開始有交集),我才知道,原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還會在美國看線上的"空軍忠勇報",同好如他,還是常常關心軍中各個有趣的事情,就連現在誰誰誰升中將、誰誰誰調差,我們都談的津津有味,經過他,我才會回想起當時我們在國管院受訓時,討厭的輔導長綽號叫"小黃狗",我們因此弄了一個類似班版的東西,名稱也叫小黃狗,悲苦的外島陸軍同胞們如他,常常利用小黃狗網站來抒解心情,而我是完全沒有印象,還被他戲稱是當空軍當到太爽了,沒時間一吐冤屈....

因為要趕下午四點的飛機,即使我們聊到欲罷不能,還是必須收拾行囊,結束將近一週的華府之旅,在去機場前,利用一點時間到GWU參觀,想順便拜訪一下我們敬愛的K.J. Lu(呂腦思),可能呂教授忙著指導密西根的機械博士生,沒機會碰到面,就只能在國父的銅像面前照張像算是到此一遊了,順著藍線到達雷根機場,準備踏上歸途,過去六天都是那麼美好,恍如一場夢一樣,這場夢也該有結束的時候,雖然,華盛頓DC就是一個首都型的大城市,但它還是散發不同的風味,滿足每一個旅行者,尋找他最想探尋的那一角,此行見到的每一個人、遊覽過的每一個事物,都深深烙印在腦海中,遊記結束時,還是該謝謝忙碌中撥空陪我的表姐、招待我豐盛晚餐及宵夜的大伯父及大伯母、介紹我們好片Millons且帶我們去海軍官校參觀的Jialynn,去Baltimore一起大啖海鮮的台大學長姐、帶我深入國會圖書館一探奧秘的Cindy,還有一同前往Georgetown的軍旅好友Hung-Chih,因為有你們,這趟旅程是多麼美好,多麼令人懷念,期待在短期的未來再見面...

2 comments:

Eliza said...

終於回來啦?歡迎歡迎~
呂腦斯可能正跟羅博士候選人密商,
可惜你沒機會去教授辦公室坐坐~
好歹也能照幾張照片回來誇耀一下。

LuKerr said...

對啊對啊
之前就聽不知道誰說你要來DC玩
應該是我老公說的吧
可是通常老公來訪的時候我就會偷懶都不去學校
所以你在跟國父銅像照相時
我們可能還在家裡偷懶
不好意思沒有招待到你
下次來在碰面吧

這裡氣溫是比安娜堡溫暖一點點
可是風好大 所以還是蠻冷的
幸好不太會積雪

三月底四月初應該是櫻花季
我也還沒看過哩
有照片再跟大家講